<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人民幣為何6月出現最大單月跌幅 專家:美元走強是主因

“現在的匯價,更多的是由外匯市場的邊際供給和需求來決定的價格。因此,美中之間的匯率戰,不太可能發生?!?

P48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王紅茹|北京報道

編輯:牛綺思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8期)

7月11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6234元,較前一交易日上調25個基點。此前一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調升134個基點,報6.6259元,終結兩日連貶。

但是,今年4月至6月人民幣匯率出現罕見急劇下跌造成的焦慮仍未散去,也有不少人在擔心人民幣是否會再現2015年8月的瘋狂下跌態勢。尤其在當前美方挑起的貿易戰的背景下,市場看空情緒或有重燃之勢。

因此當前形勢下,有必要厘清一些問題:今年上半年出現的匯率變化是市場結果還是政策意圖?中國是否有能力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

美元走強是人民幣貶值的主因

小影(化名)是2017年去美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由于最近3個月人民幣貶值的緣故,她不僅下半年的學費可能要比去年貴,還要重新考慮是否在美國買房。

畢竟根據近期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表現,此時在美國買房顯然不劃算。

短短3個月時間,人民幣匯率的變化,已經影響到像小影這樣的留學生以及游客、投資者等群體。

2018年上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呈先漲后跌的雙向波動走勢:年初至4月17日,美元指數下跌3.1%,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升值4.1%;4月18日至6月29日,美元指數上漲5.6%,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貶值5.1%。

公開數據顯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6月份下跌3.3%,這是自1994年中國建立外匯市場以來最大單月跌幅。6月份加速下跌,令人民幣匯率由一季度上漲3.9%轉為上半年累計下跌1.2%。

單看6月,人民幣匯率下跌3.3%,這個跌幅算大嗎?按7月初平均1美元兌6.66元人民幣來計算,比2017年1月觸及的1美元兌6.93元人民幣的10年低點仍高出逾4%。從這個角度看,跌幅不算大。

但為何市場反應如此強烈?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劉煜輝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美元走強是人民幣貶值的主因。

“近期人民幣兌美元有一個比較明顯的貶值過程,其實是美元指數在最近一段時間明顯反彈所致。今年上半年美聯儲加息了兩次,使美元指數較年初出現了反彈。如果放到人民幣一籃子貨幣指數整體來看,人民幣匯率還是相對穩定的。”劉煜輝分析說。

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始于2015年11月30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董會當天決定,SDR貨幣籃子相應擴大至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英鎊5種貨幣,人民幣在SDR貨幣籃子中的權重為10.92%,排在第三位;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的權重分別為41.73%、30.93%、8.33%和8.09%。

從上面的數字可以看出,一籃子貨幣中,美元排在第一位,權重也最高,“美元有一個很明顯的升值過程,相應地,人民幣兌美元的匯價出現了一個短期內比較明顯的貶值。但是從一籃子貨幣的指數看,人民幣兌歐元、日元等中國主要貿易伙伴的貨幣,人民幣還是處于一個強勢的狀態。所以綜合評定之后可以認為,人民幣指數基本上是非常穩定的。”劉煜輝說。

P49

下跌是市場結果而非政策意圖

外媒方面,一個較為普遍的觀點是,中國方面可能在故意讓人民幣走低,想以此作為貿易爭端中的一件工具。

事實顯然并非如此。

劉煜輝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當前匯率變化是市場結果而非政策意圖。中國通過外匯儲備的買入和賣出,這種主動干預外匯市場其實在2016年之后就已經逐漸淡出了,直到現在,基本上沒有或者很少用到。“現在的匯價,更多的是由外匯市場的邊際供給和需求來決定的價格。因此,美中之間的匯率戰,不太可能發生。”

政策層面的理論支撐是,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將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作為擴大金融對外開放的首要任務。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隨著單邊貶值預期被打破,人民幣匯率政策重點順理成章地轉向了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增加匯率雙向波動的彈性。“實際上,2018年以來,不論人民幣匯率急漲還是急跌,央行信守政策中立,基本退出了外匯市場常態干預。”

此輪下跌不會造成資本外逃和大規模股票拋售

對于人民幣貶值的另一個影響是,很多人擔心會引發又一輪資本外逃。

畢竟,“8·11”匯改前后人民幣匯率的暴跌記憶猶新:2015年8月11日,中國人民銀行決定開啟人民幣中間價報價機制改革,當天上午,央行公布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2298,較上一個交易日貶值1136點,下調幅度達1.9%,創1994年以來最大單日跌幅。

此后短短3天時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暴跌近3000點,貶值4.66%,迅速進入6.4時代,被市場人士驚呼為“閃電戰”,又創了1994年以來最快貶值紀錄。

人民幣大幅貶值引發全球市場連鎖反應。由于擔心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中國企業和個人將大量資金轉移至海外,彼時的資本外流主要來自熱錢(即投機性短期資金)、外資撤資以及民間資本大量的流出,進一步加劇了人民幣的跌勢。伴隨人民幣貶值的資本外流,我國的外儲規模下降了1萬億美元。

那么此輪人民幣下跌是否會重蹈覆轍?

劉煜輝對此并不擔心。他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在2015年8月匯改之前,人民幣一籃子貨幣指數透明機制還不是很成熟,正好是過渡階段,也算是適應期。“但是過了那個適應期,我國新的匯率機制形成以后,從2016年開始,人民幣匯率在一籃子貨幣指數中表現得非常穩定,因此不用擔心此輪下跌會造成資本外逃和大規模股票拋售,也不會再發生大規模的資本外流現象。

央行官員發聲提振市場信心

針對近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下跌,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副行長也先后發聲,表示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也是近期人民幣貶值以來,央行官員首次對人民幣匯率表態。

7月3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近期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這主要是受美元走強和外部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有些順周期的行為。當前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金融風險總體可控,轉型升級加快推進,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國際收支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大體平衡。

“我國實行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多年來的實踐證明,這一制度行之有效,必須堅持。”易綱強調,央行將繼續實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發揮好宏觀審慎政策的調節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同一天,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表示,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強,在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貨幣中表現較強。中國國際收支和跨境資金流動基本平衡,外匯儲備充足,近些年來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我們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央行官員表態后一日內,在岸、離岸市場上人民幣匯率瞬間由陰轉晴:離岸人民幣匯率由急貶逾500個點,轉為上漲逾200個點;在岸人民幣匯率則從急貶逾700個點的位置上拉升近800個點。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過程中,央行基本退出了外匯市場常態干預。那么這一次央行官員的發聲透露出什么信息?

“是提振市場信心。正如3月26日至4月20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升破6.30一樣,近期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也是市場力量使然,并不代表官方對匯率水平的政策取向。當市場出現過度波動,強調‘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顯示出有關部門早已準備好了預案,在有管理浮動的匯率制度框架下,中國有能力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管濤說。

劉煜輝認為,基于中國目前在全球化產業鏈、供應鏈及價值鏈的位置,某種程度上來說,中國要承擔起一定的維持全球經濟增長和穩定的責任,特別是在未來的國際經濟與政治秩序中會有越來越重要的地位。

未來人民幣是否還將貶值,比如在6—9個月間跌破1美元兌7.00元人民幣大關?對此,中國學者的觀點相對樂觀。

“這個概率很小,即便跌破了也不會偏離太多。”劉煜輝說。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隨著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完善,加上中國央行在有必要時可能重啟“逆周期因子”,人民幣未來不會出現單邊的貶值或者升值走勢,而是會雙向波動、彈性增強。


fm

2018年第2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台湾佬中文娱乐揄拍自拍
<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