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印度為何成為仿制藥的“世界藥房”

5年前曾轟動一時的“陸勇代購案”又被熱議。如今的陸勇已經不再從事代購,但遠赴印度買藥的人仍然絡繹不絕。

P62  印度新德里藥店中出售的仿制藥  視覺中國

印度新德里藥店中出售的仿制藥 (視覺中國)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張燕|北京報道

責編:陳惟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8期)

5年前曾轟動一時的“陸勇代購案”又被熱議。如今的陸勇已經不再從事代購,但遠赴印度買藥的人仍然絡繹不絕。

從事代購的不只是陸勇

陸勇是江蘇一家外貿公司的老板,被查出患有慢性粒細胞白血病后,難以負擔售價高昂的進口藥物,在得知低價印度仿制藥后,他走上了海外購藥的道路。隨著跨境購買仿制藥次數增多,陸勇在解決自己困境的同時,還為上千名患有同樣疾病的病友代購藥品。

陸勇在印度購買的仿制藥被稱為“印度格列衛”,藥物名稱是伊馬替尼,由瑞士諾華公司在1992年研制成功,是世界上首個分子靶向治療藥物。2001年,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以3個月的審批速度批準伊馬替尼以“格列衛”的名字問世。2002年其進入中國市場。格列衛近幾年年銷售業績均達到數十億美元,而且增長迅速,目前年銷售額已經超50億美元,并已在包括中國在內的近40個國家申請了專利。

過去十幾年里,格列衛在中國的售價為2.35萬元/盒,每位患者每月需要服用兩盒,一年的用藥費用就高達60萬元。而印度生產的格列衛仿制藥每盒只需300~400元,巨大的價格差異讓眾多患者選擇跨出國門,到印度購買仿制藥。

“在新德里的幾家大藥房里,每天都會有來買藥的中國人,有病人和家屬,也有專門做代購生意的中介,有些銷售人員都會說簡單的漢語。”已經在印度從事五六年代購生意的李涯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據他介紹,除了在藥房拿貨的“散客”,部分藥企還有中國區代理,直接從藥企那里拿貨發往中國,有些藥房甚至在微信上做起了郵寄的生意。

李涯是一家國企駐印度分公司的員工,來印度不久后,國內親戚開始托他從印度捎藥回國,一開始是一瓶兩瓶,隨著親戚介紹的病友越來越多,李涯代購的量已經達到了每周上百瓶。

在李涯的QQ代購群分享文件里,有各種癌癥藥物的圖片、中文名字、藥品簡介和國內外價格對比,除了大量的印度仿制藥,還有一些尚未在國內上市的原研藥。其中,被標紅的價格對比格外引人注目,一些在國內數千元甚至上萬元的藥物,印度的售價只有幾百元。

李涯告訴記者,因為知道代購藥品是“違法的生意”,他本人幾乎從不帶藥物回國。室溫儲存的藥品會通過快遞方式運回國,至于需要恒溫冷藏儲存的注射類藥物,由于擔心自購的保溫箱達不到冷鏈運輸的要求,他從來不接這樣的生意。

對于原創藥尤其是抗癌藥價格昂貴的問題,我國一直在推進其價格下調。2017年7月,人社部公布了36種藥品價格談判結果,與2016年平均零售價相比,此次談判藥品的平均降幅達到44%,最高達到70%,大部分進口藥品談判后的支付標準低于周邊國際市場價格。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李克強總理在答記者問時明確表示,對群眾、患者急需的抗癌藥品,進口稅率要力爭降到“零稅率”。自今年5月1日起,包括抗癌藥在內的所有普通藥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堿類藥品及有實際進口的中成藥進口關稅降至零,我國實際進口的全部抗癌藥實現零關稅,較大幅度降低抗癌藥生產、進口環節增值稅稅負。

記者了解到,2017年醫保藥品準入談判,赫賽汀、美羅華、萬珂等15個療效確切但價格較為昂貴的癌癥治療藥品被納入專項招標采購,平均降價幅度達到44%。部分藥品在經過報銷后甚至比印度仿制藥還要便宜,如治療乳腺癌的藥品赫賽汀。

代購藥便宜,但也有安全風險

與原創性的新藥相比,仿制藥是指仿造原研藥的專利技術,生產出來的與原創藥成分、療效一致的藥品,嚴格意義上并不是假藥。但據承辦陸勇案的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檢察院公訴科副科長羅劍接受記者采訪時的介紹,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只要沒有通過藥監部門的審核,就算是真藥,也會當假藥處理。

價格是國內患者選擇印度仿制藥的主要原因。關于原研藥是否定價過高曾引發多次討論。不少業內人士表示,原研藥研發周期漫長,投入巨大,且專利保護期有限,因此企業在定價的時候,為保證收回成本并有資金投入下一期的研究中,定價相比一般藥品要高。

根據《與貿易相關的知識產權協定》中的要求,所有簽約國對藥品專利進行為期20年的保護,以維護原研藥企的權利。中國、印度都在該份協定上簽字。后在印度等國的呼吁下,TRIPS協議增加彈性條款,對最不發達國家實施專利保護設置了實施過渡期,并增加了強制許可制度。所謂強制許可制度指在一定情況下,國家依法授權第三人未經專利權人的許可使其他藥企生產與原研藥在劑量、安全性和效力等方面相同的仿制品,同時,許可人需要向專利權人支付一定費用。

2012年,針對拜耳公司對印度本國企業Natco仿制拜耳生產的腎癌及肝癌靶向治療藥物一事,印度知識產權辦公室對Natco簽發了強制許可,理由為“藥品價格太貴,普通民眾難以承受”。該原研藥物在印度售價為每月5690美元,仿制藥品僅為每月178美元,而Natco則向拜耳支付6%的銷售提成。

記者了解到,2005年,中國就頒布了《涉及公共健康問題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在專利法中也有關于專利的強制許可實施細則,但是至今國內尚沒有關于強制專利許可的申請。

印度一直以來都是國內海外代購藥品的第一選擇,在市面上最受歡迎的藥物,不僅有格列衛,還有奧希替尼、瑪法蘭、索拉非尼、吉拉提尼等多種分子靶向抗癌藥。巨大的價格差異和快速的仿制速度讓印度不僅成為中國最大的仿制藥來源地之一,也成為全球著名的“仿制藥房”。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全球20%的仿制藥生產自印度,出口到200多個國家,疫苗和生物制藥產品出口到150個國家。美國市場上近40%的仿制藥品來自印度。

盡管已經成為仿制藥大國,但并不意味著在印度購買的仿制藥就一定沒有問題。在采訪中,有患者稱,通過網上代購回來的藥品偶爾也會出現不靠譜的情況,“遇到藥盒印刷模糊、藥品顏色不一致的情況一定是遇上了假藥。”“還有一種情況最難提防,就是代購往往會推薦給你另外一個牌子的同類藥品,說是新仿制的,價格更便宜藥效更好”,據患者介紹,由于仿制藥產業在印度十分發達,除了Mylan、Natco等大藥廠生產仿制藥,也會出現一些小型仿制藥生產企業,以更低的價格搶占市場。雖然都是統一的成分,但是有效比例的不一致也會影響療效,多數患者沒有辦法也沒有條件對買回來的藥品進行成分檢測,到底有沒有效只能靠患者之間口碑相傳。

在代購群中記者發現,格列衛的印度仿制藥仍然是最受歡迎的藥品之一。

據記者了解,2013年瑞士諾華公司對格列衛申請的專利保護期到期,國內有3家藥企第一時間拿到了生產批文,并很快推出了仿制藥品。其中,江蘇豪森藥業推出的昕維通過了一致性評價,目前這款藥的市面價格為2000元左右,加入醫保目錄后,醫?;颊叩淖愿恫糠譃?00元。代購一瓶印度仿制藥的價格是300元藥費+150元郵費=450元,相差并不大。

選擇印度仿制藥的患者們對國產仿制藥仍然有所顧慮,他們擔心的是國內仿制藥品的技術是否能達到真正一致。“格列衛是貝塔晶體,而國產仿制藥是阿爾法晶體,貝塔晶體的專利還沒到期”“印度做仿制藥都十幾年了,國內的才生產了4年,你說誰靠譜”……在代購群里,選擇印度仿制藥的患者們執著地相信印度仿制藥的品質要更好一些。

國產仿制藥品質量差在業內并不是什么秘密。2016年3月發布的《關于開展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意見》,要求對已上市仿制藥,按與原研藥品質量和療效一致的原則,分期分批進行質量一致性評價。不過,國家藥品審評中心(CDE)數據顯示,目前僅有98個品種參與一致性評價,通過者僅有30個,第一批需要進行一致性評價的289個品種中大部分尚未參與。

北京鼎臣咨詢創始人史立臣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我國有著龐大的仿制藥需求市場,然而國產仿制藥競爭力不高,這是我國醫藥行業長期處于相對封閉環境造成的。

原創藥審批提速

對于國內患者來說,海外購藥除了出于價格上的考慮,不少人是因為病情發展已經等不及海外創新藥在國內審批上市。

以阿斯利康公司生產的奧希替尼(泰瑞沙)為例,因為可以有效抑制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對其他抗癌藥產生的耐藥性,被稱為肺癌晚期患者的“續命神藥”。2015年泰瑞沙在美國上市,2017年隨之在中國被批準上市。但對于平均生存期僅為6個月的肺癌晚期患者來說,兩年時間里,很多患者在苦等國內上市審批無果后,轉而向海外市場購置藥品。

家住河南平頂山的曹瑞(化名)曾是一名丙肝患者,這種由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引起的病毒性肝炎如果不及時用藥物控制,很容易轉化為肝硬化甚至肝癌。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吉利德公司開發的藥品索非布韋去年在國內上市前,國內主流的治療辦法是注射干擾素和服用利巴韋林,干擾素需要每隔一天注射一次,價格從上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對于普通家庭來說,這無疑是一筆天價支出。

曹瑞回憶說,當時被稱作吉一代的索非布韋已經在美國上市,醫生告訴他,由于該藥品在國內還處在試驗階段,建議他找人從香港買高價的原研藥,或者從印度代購仿制藥。曹瑞介紹,當時從印度購買索非布韋仿制藥的價格大概為每瓶2000元,而索非布韋在國內上市時的價格接近20000元一瓶。

長期以來,全球生物制藥產業界“歐美為先”的新藥開發模式,使得在歐美上市多年的“重磅新藥”進入中國市場的比例大致只有30%,而且平均也要滯后6~8年。近年來,全球新藥在國內的上市速度已經加快。2017年10月,《關于深化審評審批制度改革鼓勵藥品醫療器械創新的意見》發布,優化藥品上市申請、縮短臨床試驗審批的意見陸續出臺,包括九價宮頸癌疫苗、丙肝特效藥索非布韋等陸續在中國上市。今年2月,原食藥監總局公布的相關意見明確規定,未在中國境內外上市銷售或轉移到中國境內生產的創新藥注冊申請將優先獲得審評審批。

7月6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了《接受藥品境外臨床試驗數據的技術指導原則》,也就是說,在新藥的審批過程中,境外的臨床數據也可以用作注冊和申請,原研藥、進口藥進入國內的時間會大幅縮短。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化妝品注冊司司長王立豐表示,接受境外臨床數據不僅有利于國外企業,也有利于國內創新藥企業走出去。

國內原創藥上市倒逼進口藥降價

即使國內新藥審批時間已經有了明顯改善,但是如果這些藥物能夠直接在國內研發、生產,對于國內的患者來說,能真正減短等待的時間。北京鼎臣咨詢創始人史立臣認為,一方面要加強國內藥企做原研藥的創新能力,另一方面要鼓勵跨國藥企本土研發。

“跨國藥企大部分進入中國市場已經幾十年了,但是要真正做到本土研發仍然有一定難度。”一家曾經在跨國藥企工作過的人士告訴記者,2005年以來,包括羅氏、GSK 、賽諾菲亞等跨國藥企都在中國建立了自己的研發中心,10多年過去了,多家藥企的研發中心已經被總部裁撤。

“藥物研發是一項需要大量投入的工作,除了創新能力,經驗積累也很重要,本土人才在這方面仍然有一定欠缺,很難有真正令人眼前一亮的成果,大部分研究都是跟在總部后面打轉,成果很難讓總部滿意。”前述人士表示,跨國藥企出于商業競爭和知識產權等考慮,很難把核心技術帶到中國來研發,這是其中國的研發中心被裁撤的重要原因。

不過與此同時,因為資本的看好,國內新藥研發進步巨大,尤其是在原研藥這樣一個需要長期、大力度投入的項目上。近年來百濟神州、再鼎醫藥等新銳生物醫藥公司上市,也給國內新藥研發增加了動力。

2017年出臺的新版醫保目錄中,首次將國產創新藥納入。“新藥研發成功后只有讓百姓享受到科技創新帶來的實惠,才能實現創新的價值。”貝達藥業董事長丁列明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2011年,貝達藥業自主研發的國家??颂婺幔▌P美納)獲得新藥證書和生產批文并開始上市銷售,這是我國第一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小分子靶向抗癌藥,一舉打破了肺癌靶向治療長期被進口藥壟斷的局面。此前國際上針對非小細胞肺癌主要使用的靶向抗癌藥是阿斯利康生產的吉非替尼(易瑞沙)和羅氏生產的厄洛替尼(特羅凱),在凱美納上市前,使用這兩種藥物每個月需要的費用16500元和19800,而凱美納每個月的費用是11800,比進口藥便宜30%-50%。

凱美納的上市還倒逼了國外藥企調整在國內的藥品售價。2013年凱美納以最優性價比在談判中勝出,被獨家列入浙江省基本醫療保險支付目錄。凱美納的表現迫使外資同類品種在價格上作出了讓步。2015年阿斯利康制藥公司的產品易瑞沙終于愿意在浙江大幅讓利才得以進入浙江省的大病報銷目錄。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了解,在國家開啟藥品價格談判后,三家藥品都進行了不同比例的降價,降價幅度達到50%。目前特羅凱、易瑞沙以及凱美納每個月所需的費用分別是5467、7299和5596元。

凱美納作為自主創新藥于2017年首批進入國家醫保目錄。丁列明表示,目前醫院在使用環節還要對藥品進行藥占比考核,使得很多藥品雖然進醫院了,但是患者在醫院買不到。他建議,隨著醫改的繼續深化,希望打通創新藥市場準入的“最后一公里”,完善創新藥市場準入的配套政策。如將藥占比不分創新和仿制的粗放型管理,改為創新藥和仿制藥分設不同比例的科學化管理和向創新驅動引導的精細化管理;鼓勵醫院優先使用療效與進口藥相當或更優的國產創新藥,打破政策壁壘,讓自主創新的醫藥成果惠及更多百姓。


2018年第2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8年第2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台湾佬中文娱乐揄拍自拍
<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