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中國經濟時評: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政策不能“反轉”

未來時期,相信憑借這種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勁頭,中國一定能打贏這場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攻堅戰。

《中國經濟周刊》特約評論員 葛豐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8期)

新一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近日成立并召開會議,研究部署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等相關工作。

這次會議是關鍵時期及時召開的重要會議,其所面對的重大背景變化是:一方面,通過系統性、全方位的強監管與去杠桿,當前我國監管體系建設與金融風險處置取得積極成效,金融亂象得到初步遏制,市場約束逐步增強,市場主體心理預期出現積極變化,審慎經營理念得到強化,金融運行更趨穩健。

另一方面,強監管、去杠桿不可避免地導致市場非系統性風險加速暴露,譬如來自央行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末,我國債券違約率升至0.39%,比去年同期明顯上升;再譬如來自銀保監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末,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達到1.9%,較一季度末上升了0.15個百分點,而2016年和2017年銀行不良貸款率基本穩定在1.74%左右。

上述事物發展的兩面性,使得市場開始彌散某些想當然的“放水”預期,甚至可能還有一些利益集團,會刻意夸大、利用違約事件,以圖游說政策向有利于自身方向反轉。因此,這就要求監管當局在目前階段,尤其要注重保持政策定力,對結構性去杠桿過程中正常的、非系統性的風險暴露,既要有清醒的認識,也要有適度的耐受力。

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是一場艱難、長期的攻堅戰,絕不能稍有反復就淺嘗輒止。這場攻堅戰必須堅持到底的原因在于:首先,中國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努力固然成效彰顯,但留待其進一步解決的問題依然巨大。譬如中國的宏觀杠桿率和主要部門的財務杠桿率仍處于較高位置,中國的房地產泡沫仍有較強死灰復燃可能性……這些問題在經濟增速逐漸下行、外部環境趨于復雜的情況下,可供騰挪的時間窗口其實正在日漸收窄,得過且過的拖延戰術只會在未來造成更大,甚至難以承受的損失。

其次,防范化解金融風險過程中出現的陣痛不僅難以避免,而且其本身,就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致力實現的目的之一。因為中國的金融風險此前之所以反復積累,很重要的原因即在于遲遲不愿意打破“剛性兌付”,無法通過外在的強制力,逼迫微觀主體主動約束自己的行為。而當下出現的違約率上升,其實反倒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讓市場找到出清價格,讓市場主體學會為自己的錯誤買單,讓市場機制真正發揮決定性作用。

最后,中國為防范化解金融風險而付出的代價完全在可承受范圍內,譬如以債券違約率上升來看,目前我國公司債違約率(0.39%)仍遠遠低于國際債券市場違約率水平(1.2%~2.08%),同時更重要的是,這種總體呈離散孤立狀的違約率上升,實則更有利于金融穩定與發展,譬如正因為優勝劣汰機制有所強化,今年以來我國債券市場無風險利率與優質企業融資成本不升反降。

所以說新一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敏銳捕捉住了時局要點,強調指出“下一步各項工作都將按既定方案有序推進”。未來時期,相信憑借這種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勁頭,中國一定能打贏這場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攻堅戰。


2018年第2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8年第2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台湾佬中文娱乐揄拍自拍
<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