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新風口!一頂帳篷撐起百億市場,來一場精致露營要花多少錢?

露營、垂釣與沖浪,也逐漸取代手辦、盲盒和電競,晉升為“年輕人破產新三寵”。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賈璇|北京報道

疫情之下,露營最“卷”。

近年來,疫情對出行的影響深刻。露營這種短時的戶外體驗,適合多場景和多人群,更因親近自然的特性,捕獲了眾多城市人“向往自由”的心,成為當下最火熱的游玩方式。

熱愛露營的年輕人們,將各種帳篷搭配高山流水、星空沙漠,讓當下的露營更加“精致”,甚至“野奢”化。一時間,露營美照和短視頻“霸屏”各大社交平臺。

露營、垂釣與沖浪,也逐漸取代手辦、盲盒和電競,晉升為“年輕人破產新三寵”。

為了追求更加理想的氛圍感,一系列網紅戶外裝備熱銷脫銷,被買斷貨;出片率高的郊野公園和露營基地“一位難求”。露營徹底成為一種時尚潮流,更成為旅游行業里唯一逆勢增長的細分市場。

1

“內卷”的露營裝備:初次消費至少千元

“只要周末,隨便哪個河邊和草地,都有幾頂帳篷。”資深戶外愛好者華商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最近找他咨詢露營事項的朋友越來越多。

近日,據馬蜂窩發布的《2022露營品質研究報告》(以下簡稱《研究報告》)顯示,2021年1月-2022年3月,自駕露營熱搜量同比增長240%。4月21日,記者也嘗試在某社交平臺上搜索關鍵字“露營”,顯示超過109萬條筆記。

露營玩家巨大熱情的背后是可觀的消費潛力和新商機?!堆芯繄蟾妗贩治鲋赋?,露營可分為傳統露營、便攜式露營和精致露營三種。

華商說:“現在國內流行的精致露營,相對來說挺花錢的。不過身邊人都很舍得花錢,初次投入都在千元上下”。

這樣的感受或許有跡可循。據《研究報告》顯示,74%的露營愛好者來自一線及新一線城市,其中,北京、成都、上海、廣州包攬露營客源地前四,對露營總游客量的貢獻超過三成。

那么,想來一場“說走就走”的精致露營,要花多少錢?

華商向記者展示了一張“露營裝備清單”。以入門級別的普通需求粗略統計,需要購置數十件裝備,包括:帳篷、天幕、餐桌、椅子、瓦斯爐(或者其他加熱灶)、餐具、手拉車和儲藏箱等,花費少的也要上千元。

2

來自天貓的近期統計顯示,4月初的一周內,天幕帳篷在熱銷榜已經累計銷售4.5萬頂;戶外營地車榜單累計銷售2.5萬輛;野餐墊榜單累計銷售2.7萬張。此外,折疊椅、折疊床、露營睡墊也都在榜上。

除了滿足基本需求,裝備的顏值和性能也備受玩家關注。“圈里有經濟實力的氪金玩家,一場露營裝備就值十幾萬元。有的人還備有多套不同風格的裝備,根據場地、環境和心情進行搭配。”華商說,這樣的露營風格也被稱為“野奢”,曾經有一位資深玩家表示,真正的野奢露營是去非洲看動物大遷徙。

除了拼裝備,玩家們也在不斷探索更多的露營體驗,燒烤、煙花、篝火、旅拍、電音狂歡逐漸成為標配。據某社交平臺發布的2022年清明假期搜索數據顯示,“飛盤”竟然增長了2400%。各個露營垂直品類的設備、品牌逐漸高端化。

“我沒想到,現在露營都內卷到房車圈了。”華商說,露營雖好,但在戶外還存在諸多客觀的不便,如用電如廁等問題,在很多人眼中都是硬傷。此外,帳篷的“自由度”和“隱私性”也有待提高,而這些問題還有一個解決的好辦法——房車。

3

租賃房車和去房車基地體驗,也意外搭上了露營的“順風車”,使得路上看到的房車越來越多,讓它在家庭休閑旅行的出行方式中占有一席之地。我國旅居車市場集中度比較高、區域特征比較明顯,旅居車銷量較多的省份和城市多為經濟比較發達、生活消費水平較高地區。

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有7,600余家房車、旅居車相關企業,2019-2021年每年持續新增注冊超過1,000家相關企業。其中,86.8%的房車相關企業為有限責任公司,77.3%的相關企業成立于5年內。

成立僅兩年新品牌獲數百萬美元戰略投資

相對于露營裝備的“一次性投入”,露營營地的“消費”更加高頻,市場規模也在飛速擴張。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4年至2021年,國內露營營地市場規模從77.1億元猛增至299億元,預計2022年增速達到18.6%,市場規模達到354.6億元。

目前來說,獲得融資的露營產品商家并不多。

據公開數據顯示,2021年至今,有4個戶外露營相關品牌獲得融資。2021年11月,大熱荒野陸續獲得天使輪、天使+輪的千萬級人民幣,由牧高笛、惟一資本、小恐龍基金投資;今年3月,嗨King獲得數百萬元人民幣天使輪投資;4月初,Naturehike挪客獲鐘鼎資本的億元人民幣戰略投資;4月中旬,成立僅兩年的新品牌ABC Camping Country獲青山資本的數百萬美元戰略投資。

雖然露營在日本和歐美地區發展已有十幾年歷史,但在國內還處于初級階段,行業規模有望逐漸擴大。同樣來自天眼查的數據顯示,我國超6成露營相關企業成立于2020年之后。而這一年,也被稱為“精致露營元年”,從此開始,我國露營相關企業(全部企業狀態)注冊數量迎來快速增長。

其中,2020年新增9100余家,2021年達到峰值,新增2萬余家。今年以來,我國已有超5000家露營相關企業成立。截至4月初,我國有4.5萬家露營相關企業(名稱或經營范圍含“露營”,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

地區分布上,山東省露營相關企業數量最多,超4500家;其次是海南和廣東,均有超3300家。從行業分布上看,超過半數的相關企業分布在租賃和商務服務業。

此外,我國目前有超3.4萬家帳篷相關企業,主要分布在浙江、廣東和江蘇,三省相關企業數量總和約占全國的三分之一。另有超7,000家房車相關企業,主要分布在湖南、廣東和山東三省。

除了入局的“新玩家”,隨著露營行業的持續走紅,也有摸爬滾打多年的老選手“跨界入局”。天眼查App顯示,2021年8月16日,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全資在包頭市青山區成立名為新東方教育咨詢有限公司的新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孫琦,注冊資本為10萬。值得注意的是,經營范圍除了包括教育咨詢服務以外,還有露營地服務等。

“營地+景區”、“營地+田園”、“營地+研學”、“營地+社交娛樂”等多種融合方式的涌現,也在加速露營產業實現快速規?;瘮U張。

4

露營野蠻生長,亟需行業標準和監督

面對露營行業近乎野蠻的生長,不少消費者也對記者表示,自己對露營是“又愛又恨”。

據華商介紹,在自己去過的北京周邊露營場地中,收費標準不同,有按帳篷和天幕計費的,也有按人頭和車輛收費的。費用也從幾十元到上千元不等。“感覺現在沒有統一的收費標準,這個場地該不該收費,收多少錢都是看心情”。

露營愛好者哈露曾經歷過露營場地管理不標準的尷尬。“有幾次我們把帳篷支好,有自稱村民的人過來,說場地是他家的,讓‘看著給點場地費’,要不就轟我們走”。哈露表示,自己對于收費方的身份、標準等都存疑,但為了露營能進行下去,也只能選擇交錢。據她回憶,這種收費方式大多是掃對方的收款碼,沒有任何收費憑證。

除了場地收費無統一標準之外,露營場地的環境和衛生條件,也是很多帶娃家長的擔憂。“照片拍得都很好看,可去掉濾鏡的實際衛生情況,也不知道是什么樣子。”北京80后寶媽林晚晚對記者說。

林晚晚在接受朋友圈里各種周末露營照片的“種草”后,心動了很久。但是身邊也有朋友表示,帶孩子開心地去了網紅地,結果和圖上并不相符,畢竟是戶外的環境,孩子的飲食和衛生問題,解決起來還是有些困難。

此外,面對很多商家推出的相關露營服務活動,收費標準也無從考證,“值不值得”完全取決于家長個人心理。

以林晚晚看到的一則五一黃金周親子露營活動廣告為例,2位成年人加1位未成年參加該活動的費用分為兩檔,白天的為1688元,過夜為2988元。費用包括租用帳篷,還有農場活動、采摘票和早晚餐等服務。“其實也不算便宜,但我不想踩雷。”林晚晚說。

露營的火爆,也帶來了營地綠地維護不善,衛生間和停車位不足等問題。

對此,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游產業研究院副教授吳麗云建議可以從增加供給、出臺標準、做好引導三個維度入手。

目前,全國各地也在積極嘗試更加科學地規范露營市場。2021年末,深圳首次在22個市、區屬公園,劃定專門帳篷區,做出了具有很強參考意義的示范嘗試。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科學學院院長、教授呂寧提醒消費者,需要提前考慮露營的安全問題。“現在很多露營地在開發時還處于無序狀態,缺乏市場規范和市場監管。尤其是在帳篷營地,比如防火防盜、住宿門檻、相關治安等方面,其實并沒有較好的保障。”此外,也提醒露營產品的供應者,需要提前做好相關保障。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均為化名)

(圖片均由記者和采訪對象提供)

責編:郭霽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台湾佬中文娱乐揄拍自拍
<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