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重慶科技成果轉化,薄弱在哪兒?

重慶對于科技創新的重視程度并不低,2020年全年投入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526.79億元。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石青川 | 重慶報道

身處中國經濟增長第四極——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中,重慶對于科技創新的重視程度并不低,2020年全年投入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526.79億元。2021年又在西部(重慶)科學城投資283.6億元建設超瞬態實驗裝置等八大項目。但近幾年孵化出的能走向資本市場的本土高科技型企業卻并不多,科技成果的商業化應用成為重慶不得不面對的問題。重慶市科技局相關負責人坦言,補足重慶市科研基礎設施的短板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11

相關政策密集出臺,但重慶科技成果轉化依然困難

2月24日,重慶伯僑科研董事長楊梅正在昆明緊鑼密鼓地對團隊部署著儀器調試、材料分發等工作,他們正在籌備下午的科技成果評價。用楊梅的話來說,這次的重金屬檢測技術突破了國外技術封鎖,所有流程不能有誤。作為一家在重慶土生土長的科技公司,卻遠赴昆明進行科技成果評價,為何不在重慶本地進行?楊梅似乎有些無奈,她回避了這個問題。

科技局相關負責人則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重慶也具備科技成果評價的能力,但可能部分企業對于這方面未能得到有效的信息或相關技術需要被異地引進等。

記者在走訪重慶科技研發型企業時,還發現另外一個問題。

重慶晉豪美耐皿制品有限公司主要從事秸稈回收壓制器皿的業務,在如何高效回收利用秸稈方面需要投入不少研發資金,但其法定代表人屈朝輝曾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公司全部自投,從來不需要外面的投資。重慶宇潔環保主要從事垃圾處理機械制造,在垃圾處理如何減小污染方面也進行了大量的科研投入,其總經理文宇同樣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公司沒有外部投資介入,科研經費全部由公司自己承擔。是不缺錢還是賺夠錢才敢做研發?

在科研投入方面外部投資介入少,重慶企業對于科技成果的操作方式也反映出重慶地區科技成果轉化可能存在一定短板。

從政策上來看,重慶對科技成果轉化的重視程度并不低。過去兩年是重慶科技成果轉化重量級政策集中出臺的時間段,重慶市科技局相關工作人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2020年重慶修訂出臺《重慶市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在加強科技成果供給、強化成果轉化激勵、健全轉化服務體系、加強要素資源配置、加強政府協調統籌等方面下功夫,在地方性法規層面率先規定職務科技成果權屬改革等內容,為全市推進科技成果轉化工作提供法治保障。2021年出臺《重慶市進一步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的實施細則》,圍繞成果賦權、成果供給、要素集聚、便利化服務4個方面存在的現實問題,提出了24項具體解決路徑,明確工作措施,細化工作程序,著力疏解重慶科技成果轉化鏈條中的現實堵點。

而今年1月科技部還致函重慶,支持建設重慶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這是“十四五”以來科技部批復的第3家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力爭到2025年,建成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區,成為西部地區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重要承載地和輻射源。

從政策上不難看出,服務體系、資源配置、法治保障等方面均有涉及,甚至在2021年的政策中事無巨細地列出了轉化程序與解決路徑。從這個角度看,重慶科技成果轉化的困難似乎不在于政策。

科技成果轉化基礎哪個環節薄弱?

重慶市科技局相關負責人稱,重慶科技研發基礎薄弱最根本的問題實際上是重慶科研機構與人才的短缺。據統計,截至2021年7月,重慶有高等院校74家,“211”工程大學2所。而優質高校數量的短板也造成部分高校、科研機構科研人員的科研活動與產業實際技術需求還有距離。根據2020年教育部統計數據,重慶高校專利轉化率為2.7%,低于上海(5.1%)、北京(4.6%)、四川(2.9%)。據不完全統計,近3年,重慶市高校中專利作價上千萬元的僅有重慶理工大學“納米時柵”系列技術(1億元)、重慶醫科大學的“新冠病毒抗原檢測試劑”技術(1485萬元)和西南大學的“東莨菪堿”項目(1000.77萬元)。

除了高校,科技轉化機制也存在資源短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技術轉移聯盟重慶牽頭人李曉林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重慶之前在科技成果轉化基礎方面薄弱,除了高校外,技術轉化人才與信息統籌平臺均需加強。

重慶宇潔環??偨浝砦挠钜灿型瑯拥母惺?。文宇幾年前準備發力垃圾處理中的垃圾滲液問題時,在與科研機構的對接方面著實費了好大力氣。文宇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2019年以前,公司是自研技術,但是自研技術最大的難題就是科研人員,民營企業自己很難培養出在科研方面有頂尖技術的人才。所以2019年,文宇開始尋求與科研機構或高校合作。

重慶市科技局相關負責人坦言,科技成果轉化領域需要有高水平技術經理人和技術經紀人,除了要具備基本的綜合技術知識,還要對市場趨勢有一定的敏感度,同時要具備掌握商務運作、產品交流等能力。重慶目前專業化的技術轉移人才數量不足。比如,作為技術轉移人才重要組成部分的執業專利代理師僅有346人,遠低于四川的766人、上海的1516人、廣東的2659人、北京8403人。

記者從多家有合作科研點的中小企業獲悉,其高校合作團隊的尋找方式均為通過朋友圈層進行互相介紹。不少企業由于不了解該如何與科研機構合作,擔憂知識產權歸屬問題,就只有請相關機構作為顧問的方式來進行自研。最終的結果并不理想。

信息平臺建設如何解決問題?

李曉林說,科研機構與企業的合作方式沒那么復雜。以技術顧問的形式來進行技術指導是最基礎的方式。但更多的應該是企業出錢機構研究,知識產權的歸屬問題互相商談的模式,“既可以企業機構共享知識產權,也可以企業根據市場效益對知識產權進行買斷,甚至還可以讓科研團隊算作技術入股共享成果”。

而如何與合適的科研機構進行產學研合作最后達成共贏,正是不少企業需要得到幫助的地方。這也是重慶技術評估與轉移服務中心負責的“易智網”創立的目的,該平臺的搭建即是在盡力補足這方面的人才培育、機制搭建等基礎建設。“在此之前,重慶是缺少技術轉移對接平臺的。”

除此之外,重慶科技局也向記者透露,重慶正在多維度解決這方面的短板,除了孵化本土科研機構外,也在積極引進高端研發機構入駐重慶,建設中試熟化基地,在此基礎上開展技術轉移人才培養,設置更多技術轉移人才激勵機制,建立技術轉移平臺。

李曉林告訴記者,目前科技成果轉化有4個模式,分別是培養技術轉移經紀人撮合企業與科研機構、拿科技成果招商適配企業、挖掘企業技術需求與科研所產學研合作、建立孵化器孵化有成果的企業。從成果上看,產學研合作是目前的一種趨勢,據重慶技術評估與轉移服務中心不完全統計,重慶去年一年通過這種方式達成逾40個科技成果的意向協議。

重慶市科技局數據也顯示,2021年全市技術合同登記成交額達310.8億元。但相比之下,成都統計局數據顯示,成都技術合同成交額則為1228.0億元,且增長迅速。

這些方式對現階段的川渝企業來說確實比較實用。成都的邁普通信技術市場總監康震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由于公司主要從事通信技術方面的業務,會涉及芯片的應用集成,研發是公司的核心板塊,近3年研發投入均在2億元左右,而主要的方式也是校企合作。2021年與電子科技大學、成都信息工程大學等聯合申報的 “嵌入式網絡通信安全操作系統關鍵技術”項目,更獲四川省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相應地,高額的研發投入也帶來了高額回報,康震告訴記者,邁普專利產品的銷售收入已經占邁普總收入的85%以上。他也表示,科技成果轉化為公司創造價值,也讓公司在接納投資機構的資金與走向上市更有信心。

宇潔環保也是以此種方式與重慶科技學院進行合作,文宇說:“他們剛好有相關課題,我們剛好有相應產業,他們的成果轉化可以直接在我們的工廠中進行,我們提供相應的設備與科研經費。”最終的科研成果宇潔占一半,重慶科技學院團隊占一半,“但我們享有優先購買權,目前的垃圾處理項目,我們已經以500萬元的價格買回了科研團隊的那一半知識產權。”文宇也表示,這項成果一年時間為公司帶來了超1000萬元的營業收入,同時通過與該科研團隊合作,后續更多環保方向的研發工作都可以此方式推進,雙方共贏。

根據重慶市科技局介紹,重慶正在涌現出更多科技成果轉化的標桿案例,其中重慶理工大學就采取先賦權后轉化的激勵方式,賦予 “納米位移測量技術”研發團隊有關專利技術80%所有權,并與中國通用技術集團簽訂合作協議,將上述專利技術作價1億元,聯合成立新公司通用技術集團國測時柵科技有限公司實施納米時柵的后續研發與生產。新公司中國通用技術(集團)有限公司貨幣出資1.8572億元,占股65%,研發團隊和資產公司以上述知識產權出資分別占股28%和7%。該公司未來也被廣泛看好,其相關負責人表示要力爭5年內累計營業收入實現9億元,凈利潤突破1億元。

責編:郭霽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台湾佬中文娱乐揄拍自拍
<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bdo><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 id="6j8gc"><bdo id="6j8gc"></bdo></rt></rt><delect id="6j8gc"></delect><noframes id="6j8gc"> <rt id="6j8gc"></rt><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bdo id="6j8gc"><rt id="6j8gc"></rt></bdo><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rt id="6j8gc"></rt><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 id="6j8gc"></delect><rt id="6j8gc"><r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bdo id="6j8gc"></bdo><bdo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 <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noframes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 id="6j8gc"></delect></delect><noframes id="6j8gc"><rt id="6j8gc"></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rt id="6j8gc"><rt id="6j8gc"></rt></rt><noframes id="6j8gc"><noframes id="6j8gc">